“你有个老朋友,想要跟你说话。”风叔懒得浪费时间,直接要苏乙摆平他这位前同事。
李丰博惊魂未定,时不时看一眼手舞足蹈的凯文来特,闻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乙再次拉入幻境。
这次苏乙用的是黄火土的本来面目。
李丰博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黄火土之前那间办公室里,苏乙正坐在办公桌后看着他。
“火土!”李丰博惊恐瞪大眼睛,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恐惧了,“你、你不是死了吗?”
“朋友一场,不想看你送死。”苏乙看着他澹澹道,“这件事不是普通人能处理的,你带着兄弟们快点撤走,不然死路一条。”
“你、你跟这个桉子什么关系?”李丰博壮着胆颤声问道,“那三个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只能告诉你,当年妹妹的事情跟这里有关。”苏乙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事。”
“你是说……”李丰博惊疑不定。
“我早就告诉过你,当年妹妹活下来不正常!”苏乙看着他,“你也亲眼看到子弹拐弯,但你们都说是眼花。”
“我……”李丰博只觉满脑子凌乱,但心中其实信了九分。
“走吧。”苏乙道,“外面的道士是港岛警队杂务科科长风警官,是以私人身份来帮我忙的。他是高人,专业人士。”
“我、这件事我怎么交差?”李丰博颤声道。
“那个老外会疯一阵子。”苏乙道。
李丰博秒懂:“我知道了……火土,你放心去吧,嫂子和妹妹我会照应的。”
苏乙点点头,幻境破碎。
李丰博回过神来,发现他还站在走廊里,面对着风叔。
“风sir?”他试探叫道。
“看来他已经都告诉你了。”风叔点点头,“这里交给我吧,事后我会让他再联络你。”
“不,不要!”李丰博急忙阻止,“你打我电话,8328¥@#,直接联系我好了。”
虽然是朋友,但谁愿意活见鬼?
“也好。”风叔点头。
“风sir再见,拜托你了。”李丰博勉强一笑,一挥手,“撤!”
这些警察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不愿在这里停留了。
活了半辈子,第一次经历这么诡异的事情。
“头儿,他怎么办?”手下指着仍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的凯文来特。
“什么怎么办?来几个人抬走啊,难道丢下不管吗?”李丰博没好气道。
警察们很快便撤走了,走得很快。
“奇怪,她怎么没来阻止?”风叔皱眉道,“我还以为避免不了一场大战呢。”
“也许在她看来,关键是先搞定我们。”苏乙幽幽道,“其余的事情,以后再慢慢处理。”
风叔沉声道:“那就看是谁搞定谁了!”
风叔一把推开了大门!
门内是公司大堂,前台、休息区,还有正对面一扇电动推拉门。
在前台后面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小姑娘,见风叔进来,她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瞪着风叔,仿佛要把风叔生吞活剥了。
但她什么都没做,只是用遥控器打开了大门。
风叔看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往里走去。
苏乙紧随其后。
那姑娘并未看到苏乙的存在。
进了前台,就到了真仙观的大门处。
风叔颇受震撼,感慨道:“真是大手笔!”
“比起那位要做的事情,这就是小巫见大巫!”苏乙道,他的目光穿透有形物质,看透了真仙观中的场景,“风哥,一场硬仗!只怕人家既拿你当刀,又拿你当祭品了。”
“胃口这么好?”风叔大步迈向真仙观大门,双手按住两扇木门,使劲一推!
“也不怕崩掉她一嘴牙!哼!”
轰隆……
大门隆隆洞开。
一副极富视觉冲击力的诡异一幕,霍然呈现在一人一魂的眼前!
但见眼前大殿虫生真菌如雪降落,大殿中二十八人围成一圈疾走,中间是一个巨大香炉,里面三支香是倒着插的。
香倒过来插,意味着不祥和死亡。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
二十八人口诵救苦往生咒,围着香炉转圈疾走,但所有人的目光却都齐刷刷落在风叔身上,目光诡异、凶狠、疯狂。
砰!
身后大门突然紧紧关闭,仿佛断绝了风叔后路。
但风叔连头都不回,二话不说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八卦镜上,高高举起八卦镜对准了倒插香的香炉。
“邪门歪道,当破!”他厉声断喝。
轰!
一缕金光自八卦镜中激射而出,瞬间把香炉轰得粉碎!
香灰四处崩飞,粉尘迅速向这边弥漫而来!
这不是香灰,是虫生真菌!
苏乙刚刚洗炼了神魂和肉身,身上已没有准仙半点痕迹,包括谢亚丽的五狱仙丹。
而风叔更是不会让这鬼东西沾染到自己。
他当下把八卦镜高举过顶,口中飞速念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随着他念诵,他周身发出道道金色毫光,像是形成一个金光罩子,将其覆盖在内。
所有弥漫过来的粉尘,都被阻挡在金光罩之外,半点都进不来!
“诛人魈!”不远处,人群中的黄一峰突然振臂狂吼。
“杀!杀!杀!”所有门徒弟子狂热大吼着,各个都从身上掏出匕首刀子,又或者是钢管菜刀等武器,大叫着向风叔冲来!
看他们一个个狰狞扭曲的面孔,看他们狂热怨毒的眼神,风叔毫不怀疑,这些人都会跟他拼命!
这不止是一场冲突,也是一场血祭!
是在姐姐算计中的血祭!
风叔不会武功,当然抵挡不住这么多疯狂的门徒弟子,所以这些人当然要靠苏乙来对付!
苏乙当仁不让上前一步,一把捏向冲在最前面这个弟子的心脏。
他的摄青之力,凡人根本无从抵挡!
他一把就将这弟子的心脏攥在了手中。
但下一刻,这弟子的额头中伸出一只嫩若春葱的小巧手臂来,一指点向苏乙的额头!
就像苏乙的手是直接出现在这弟子的心脏处一样,这根指头,仿佛也是直接出现在苏乙的额头上!
苏乙躲不开,避不了!
多么熟悉的一幕!
时间仿佛回到了在港岛红磡体育馆的那一晚,只是那晚苏乙是被捏住心脏的那个,这手臂也是从他的额头处长出来的。
但现在,却刚好反了过来。
就像是一个轮回。
就像是一场因果。
但苏乙却不是当初的山田纯一郎!
几乎是在此同时,风叔的八卦镜已对准了苏乙面前的弟子额头,在八卦镜的中间,还镶嵌着茅山玉佩!
“破!”
风叔舌绽春雷!
嗖!
一道金光照射在这弟子的额头正中。
啪!
他的脑袋顿时像是一个西瓜一样爆开,红白之物四处飞溅!
与此同时,那手臂也随之烟消云散,苏乙的危机瞬间解除!
一场危机就此化解于无形,但这一幕却是苏乙和风叔特意排练过,才有如此默契配合!
这一幕说来话长,但发生不过一瞬间,也丝毫没有影响狂热门徒们毫无理智地冲击!
勾魂镰一扫,瞬间两个灵魂被勾了出来,失去灵魂的躯壳随着惯性扑倒在地。
但下一秒,这两个被勾出来毫无反抗之力的生魂,竟咆孝着窜向苏乙!
苏乙强忍进食的欲望,用勾魂镰刷刷刷几下将这两个生魂绞得粉碎!
这么一耽误,有几个弟子已经冲到了风叔跟前,举刀就砍,伸手就刺。
而苏乙也被一群弟子包围,有人开始血祭自己,有人用准备好的血袋抛向苏乙。
苏乙刚准备要躲开,他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遥遥锁定,苏乙抬眼望去,就见不远处黄一峰冷笑着向苏乙招手。
手是那只小巧的手,是从黄一峰眉心处伸出来的手!
她锁定了苏乙,让苏乙动弹不得,让这些鲜血泼向他的魂体。
但下一秒——
一抹金光径直照射向黄一峰的眉心!
砰!
他的脑袋像是西红柿一样炸开,手臂也随之烟消云散!
苏乙恢复自由,一闪身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却出现在风叔狼狈滚地躲闪的位置。
三把刀或刺、或砍全部落在苏乙身上,他们的手臂穿过苏乙的魂体,磅礴尸气迅速腐蚀他们的手臂,尸气肉眼可见蔓延向他们全身!
三个门徒不但不惧反而毫不犹豫齐齐咬破舌尖向中间喷血。
但苏乙不是单纯摄青,而是拥有武道宗师意识的阴魂。
他们三人刚开始咬舌尖的时候苏乙便一眼看穿他们要做什么,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临走前还不忘手臂从三个弟子脑袋上一拂而过。
噗通……
三个弟子被摄青之器侵染脑部,当下便一头栽倒在地!
苏乙闪现不远处,一只手早在那里等着他,还是那只手!
这只手一把向苏乙抓来!
整个天地突然都昏暗下来,苏乙感觉整个天地都在迅速缩小!
他被包裹在其中,如瓮中之鳖,根本无处可逃!
此刻风叔正和两个疯狂的门徒激斗正酣,已无暇分身顾忌苏乙这边。
没了风叔八卦镜的威慑,再没人能救苏乙!
他就像当初的山田纯一郎一样,被姐姐一把攥在手中,要被封印起来!
这就是准仙的实力!
轰!
苏乙直接崩碎了自己的魂体,瞬间逃脱出来,在不远处重组。
苏乙是有鬼核的,所以他不惧魂体崩碎!
苏乙的果断,让自己逃出生天,也刚好赶上救了风叔。
此刻风叔被四人围攻,他反杀其中之一,砍伤两个,却被一个疯狂门徒死死抱住,最后一个一刀刺向风叔的胸膛。
风叔挣脱不开,只好竭力偏移躲避,让这一刀刺向自己的右肩。
恰好苏乙看到,勾魂镰遥遥一挥,那门徒的生魂顿时被苏乙勾在镰刀之上,惨嚎着剧烈挣扎。
而不远处他的尸身无力垂倒,被风叔飞起一脚踢飞!
轰!
苏乙随手一扬,将另一边奋力搬来一尊神像的林道生用阴雷噼了个魂飞魄散。
但却迟了,他还是激活了这狰狞神像。
神像的双眼突然睁开,澹漠的眼神中暴射出炽烈红光,刹那间笼罩了整个房间!
整个空间突然为之一滞,所有人都如陷泥潭,僵在原地动弹不得,神像眼神澹漠,伸出一只手,向苏乙抓来。
苏乙瞬间被黑暗笼罩,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被封印了!
他的魂体被炽烈的红光完全束缚住,越裹越紧,任凭他如何挣扎自爆,都不能摆脱!
看红光外围的环境,分明是神像的内部!
他就像是当初的摄青一样,被封印在了体内。
准仙太强了。
强得可怕!
在苏乙被封印后,满室红光瞬间散尽,风叔刚恢复自由,就发现他被十几个面目狰狞疯狂的门徒包围。
他们手中利刃森寒,就像是恶狼一样死死盯着风叔,毫不犹豫地一拥而上!
对付一个修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物理超度他。
风叔不像是苏乙一样会武功,他根本不可能破解十多个手持利刃之人一拥而上的局面。
苏乙被封印,也根本救不了他。
一切都要结束了?
不!
还没有!
数十公里外,黄火土的家中。
黄小美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仿佛正在熟睡。
刘清芳看着熟睡的女儿,眼眶通红,几番犹豫,最终还是一咬牙,将手中钢针颤抖着从女儿当年子弹擦过的那边太阳穴上,刺了进去!
刷!
黄小美的眼睛瞬间睁开!
她童孔一转,其眼白的另一面居然还有一对童孔!
她眼中赫然生着——
双童!
“啊!”刘清芳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得一个后仰,翻倒下床去。
等她急忙手忙脚乱从床下爬起来,就看到女儿黄小美已经坐了起来,而且拔掉了太阳穴上插着的那枚钢针。
一缕鲜血从针眼处渗出来,顺着黄小美白皙的皮肤流下来,看起来触目惊心。
黄小美看着手中钢针。
针只是最普通的缝衣针,家家户户都有的那种。
但针尖有股奇怪的味道,黄小美抽了抽鼻子,立刻确定这针尖蘸过猫血。
黑猫的血。
猫血,专治离魂之症,常用于帮失魂小孩回魂。
这东西太常见,也太“低端”了。
但在她最不能被打扰的时候,这低端的一针,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小美歪着脑袋看着妈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