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盟 > 武侠仙侠 > 蜀山悬剑传 > 第八百章 运筹帷幄

自古相从休务日,何妨低唱微吟。天垂云重作春阴。坐中人半醉,帘外雪将深。
闻道分司狂御史,紫云无路追寻。凄风寒雨是骎骎。问囚长损气,见鹤忽惊心。
——《临江仙·冬日即事》苏轼
……
刘展的水师主力驻防在润州(今JS省镇江),沿着长江,有上下游两条去路可供选择:
其一,刘展的大将傅子昂此时正在横扫江南西道(今JX省),刚攻下江州(JX省JJ市),兵锋正盛。
刘展的水师顺着长江朔流而上,可以经江宁、当涂、芜湖、浔阳、在江州(JX省JJ市)与傅子昂会师。
然后,从江州湖口南下,挥师进入烟波浩渺的鄱阳湖。一旦进入广阔的鄱阳湖水域,再想找刘展水师决战,可就费时费力、难上加难。
其二,刘展水师也可以沿着长江顺流而下,从江阴入海。
一旦进入东海,既可以沿着海岸线南下,掠夺沿海州郡粮草补给,也可以横渡东海,躲入流求诸岛,成为海盗,伺机骚扰、抢掠南洋诸国抵达大唐的海船。这是唐军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如今白复领兵,军威声势浩大,刘展定然会避其锋芒。
如何防止刘展水师整军撤退,就成了唐军行军司马挠破头皮的问题。
白复看着墙壁上硕大的江淮诸道地图,冥思苦想,牙齿不由自主地咬住手指,身形一动不动,宛如泥塑。白复的亲兵都知道,这正是将军陷入沉思的状态。
过了许久,白复扭过头来,露出一丝笑容。
秀才大喜,道:“白龙,可是猜出刘展水师撤退的路线?”
白复慢条斯理、答非所问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乃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王师传我兵法时,常对我说,两军交战,看似千军万马厮杀,实际上,往往是两军主将斗智斗勇的结果。
越是决定生死的大决战,越是两个主帅之间的单挑。
这才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说。
要想知道刘展水师最终是朔流而上或者顺流而下,只要把刘展领兵打仗的习惯摸清即可。纵然其谋士如云、勐将如虎,最终还是刘展个人的意志体现。”
秀才和唐夔对望一眼,深感此言不虚。
白复接着说道:“李靖将军对太宗皇帝说过,天下最高妙的兵法,无外乎‘致人而不致于人’。
猜出刘展的战术,只能说是不落下风、不吃败仗。牵着刘展的鼻子走,才是更高妙的策略。
我要让刘展的水师,在我定的时间,我选的战场,打一场我想要的仗。
就像独孤剑魔传我的剑法,只攻不守、生杀予夺!”
秀才只觉胸中豪气顿生,急切问道:“决战之地选在哪里?”
白复指着地图上江宁(升州州府所在地,今南京)的赤山湖道:“就在此处决战!”
秀才和唐夔看着地图,赤山湖北起句容,南达溧水,上承淮水,下通长江,由于南宽北窄,形状像一个巨大的葫芦。毫无疑问,就地形而言这是一个理想的战场。
唐夔道:“将军,如何诱使刘展进攻江宁(升州州府所在地,今南京)?”
白复道:“去年十一月八日,刘展攻陷润州。浙西战区节度使侯令仪恐惧,把善后事务交给兵马使姜昌群后,弃城逃走。姜吕群遂派他的部将宗犀晋见刘展投降。
十一月十日,刘展占领升州,命宗犀为润州司马兼丹阳军统领,而命姜昌群为升州州长。为监视姜昌群,刘展命其侄刘伯瑛为姜昌群的副手。
只要我们劝说姜昌群投降朝廷,杀掉刘伯瑛,刘展定会攻打升州,杀掉姜昌群。”
唐夔疑惑不解,问道:“将军,您是说刘展会因其侄,而攻打升州?”
白复从容笑道:“一旦姜昌群投降我军,刘展定会攻打升州。但不是为其侄复仇,而是他见不得姜昌群背叛自己。”
唐夔更加困惑了,道:“姜昌群本就是见贼风势大,才背叛朝廷,投奔刘展的。如今唐军挥师南下,姜昌群见风使舵,再次献出城池,投降朝廷,对刘展而言应该不是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啊?
怎会为此失去理智,铤而走险?”
见秀才和唐夔脸现困惑之情,白复解释道:“这似乎是个很难解释的问题,但如果仔细分析刘展的性格,就不难理解。
刘展的性格弱点注定了他一定会为惩处姜昌群这个叛将而进攻升州。
我仔细研究过刘展成长的履历,他本是黑云寨的二当家,因杀掉黑云寨大当家,率黑云寨全体喽啰投降陈留唐军,才获得军职。
此后,无论是担任试汝州刺史、滑州刺史、宋州刺史,还是淮西节度副使,他都是靠架空顶头上司、踩着恩人的鲜血晋升的。
历任淮西节度使都对他和李铣这两个桀骜不驯、狂妄自大的家伙深恶痛绝。所以新任淮西节度使王仲升才彻底动了杀机。
刘展是一个脑生反骨、心黑手狠的人,一直都生活在背叛和欺骗中。按理说,他对背叛和欺骗并不陌生。
但从人性上来说,一个人最厌恶的事往往就是他自己最擅长的,最讨厌的人往往就是跟自己最类似的人。
因此,像刘展这样的反骨仔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背叛。
在刘展看来,攻下升州,砍下姜昌群的头颅,就可以教训那些心怀鬼胎的下属,让他们懂得,对我刘展要绝对忠诚!
只许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是这类枭雄的通病。”
白复呷了口茶,继续说道:“刚才是从刘展的性格分析的,从目前江淮的局势来看,也能得出类似的结论。
刘展这种仓促起兵的政权有个致命的弱点:州郡的军事力量掌握在诸路将领的手中,尤其是城池守将的手中。他们和刘展的关系以私人忠诚维系,在刘展顺风顺水时便服从他,但如果刘展倒了霉,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另寻出路。
到目前为止,刘展仅仅丢了楚州和扬州,江淮不少州郡还在其麾下将领手中。倘若人人都效彷姜昌群,见风使舵,才是刘展最大的灾难。
所以,对叛将血腥报复,避免麾下将领蛇鼠两端,最符合刘展的利益。
当然了,攻下江宁还有很多好处,此处可以作为拱卫江淮的门户,进可攻,退可守,如果与唐军交战不利,也可以依仗长江天险,控制下游,徐图再战。”
白复言之戳戳。秀才与白复并肩作战多年,对白复的判断深信不疑,唐夔却依然将信将疑。
数日后,江淮战局的走势,正沿着白复预判的路线,纷至沓来,一幕幕精彩呈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