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盟 > 都市言情 > 战地摄影师手札 > 第948章 两端的情况

充当仓库的通道里,卫燃和费申克以及雷兹里三人借着堆放的货箱和苦布的掩护,按照事先约定的计划,小心翼翼的朝着通道尽头的方向移动着。
这条并不算宽敞的地下通道越往里走,灯光也就愈发的昏暗,但那些货箱的摆放反倒愈发工整,甚至就连通道两侧的那些房间,也渐渐出现了房门和锁住房门的挂锁。
当三人走到这条隧道最尽头的时候,距离身后的十字路口已经足有50多米的距离,此时,他们头顶已经没有用于照明的灯光,周围的货箱也已经落满了灰尘。
随意掀开一块苦布钻进去,当卫燃打开手电筒的时候,却发现这货箱里装着的,已经是一个个带着牛皮纸包装,残存着白色滑石粉的防毒面具。
不死心的打开另一个,这里面装着的却是一个个苏联时代生产的单兵盖革计数器。
“冷战时代的库存,为了应付核战争做准备的。”
跟着钻进来的雷兹里将刚刚翻出来的橡胶防生化服塞回箱子里低声说道,“这里应该是为了应对核打击建造的地下防御系统,换句话说,这里的面积或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
“而且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放在主要的出入口附近的”费申克低声提醒道,“所以说不定我们能找到新的出入口?”
闻言,卫燃立刻关闭了手电筒,三人钻出苦布,借着身后方向微弱的灯光看向了正前方被货箱挡住了的防爆门。
“要想办法把这些东西挪开”
雷兹里贴着货箱和防爆门之间那个不到一米宽的缝隙侧身进去摸了摸,等抽身站稳立刻低声说道,“防爆门上的手轮被拆走了,我们需要一个手轮才能打开这道门。”
“门口那个亮着灯的房间或许有线索”卫燃低声提醒道。
“等晚点再去那里看看”
费申克左右看了看,指着距离防爆门最近的一个没有窗户只有门的房间说道,“去把那间房门的门锁撬开,我们躲在那里要比在外面安全的多。”
“我来吧”
卫燃说话间假意解开身上的82技术条件服,将手伸到腋下假意一拔,顺势从金属本子里取出了剪线钳。
“你怎么还带着这个愚蠢的钳子”费申克忍不住问道。
“现在不就用到了吗?”卫燃说话间已经剪开了铁门上锈迹斑斑的挂锁。
随着包裹了一层铁皮的厚实木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三人立刻闪身钻了进去,随后立刻又悄无声息的关上了房门。
等到卫燃打开了手电筒,他们却被小小的吓了一跳。
这个房间里同样堆着一个又一个的木头箱子,但周围一圈却是一个个足有脸盆大小的花洒,个别几个花洒上,还用一架挂着一套套不同尺码的病号服又或者各种颜色线条的海魂衫。
而在花洒靠下一点的墙壁上,还固定着一张张演示如果自行洗消核浮尘的科普画报。
和入口房门几乎呈对角线的位置,还有个玻璃门,穿过这道玻璃门,却只是一条不到一米宽,两侧墙壁安装了扶手,总长度将近10米的通道,在这通道的尽头,则是一个类似换衣间一样的房间。
这个房间里除了中间的两排背靠背的长椅和堆在长椅上下的木头箱子、纸箱子之外,周围墙壁上固定着的一个个画着红十字的小柜子里,还放着一盒盒苏联时代生产的2型防辐射急救盒。
随意的从中取出一盒打开,费申克摸出个仅有手指头大的手电筒点亮扫了一眼便低声说道,“86年生产的急救盒,保质期三年,已经过期了。”
“里面的二甲哌替定肯定还能用”
雷兹里用格外肯定的语气说道,“才过期6年而已,我来之前曾在黑市买到过已经过期超过10年的,同样有镇痛作用。”
“我们又不缺镇痛药”
雷兹里将手里的橘红色塑料小盒子丢回木头柜子,凑到这个房间的另一扇门试着拽了拽,随后摇摇头低声说道,“从外面锁住了,这里应该是刚刚那间浴室的隔壁。”
“回去吧”
雷兹里低声招呼了一句,第一个转身回到了刚刚那间卧室,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往外看了一眼并且侧耳倾听了片刻,然后这才重新关上门并且用木头箱子顶住,走回了连接两个房间的下闸走廊里。
“刚刚摸过来的时候,我在藏身的货箱里发现了大量的地雷。”
雷兹里低声说道,“有苏联生产的,也有美国货和法国货。除了地雷,我还发现了很多子弹那些弹药箱上有的甚至印着俄罗斯联邦的标志。”
“我经过的那些货箱里放着的都是手榴弹和榴弹”费申克说着,还从兜里掏出了好几颗苏联生产的F1柠檬手雷。
“我看到的都是RPG”卫燃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少量的AT4和步枪子弹。”
“所以这里其实才是车臣人的军火库?”雷兹里皱着眉头念叨了一句。
“我看不像”
卫燃第一个摇了摇头,“对于这座地下防空洞来说,那些武器弹药足够多了,但对于外面的战场却远远不够。我猜那些东西恐怕只是头顶车臣安全部门大楼的那些人的储备。”
“他们的弹药这么丰富的吗?”费申克挑了挑眉毛,“我们来的路上,131旅的好多士兵连子弹都不够用。”
“我们几乎是在对抗整个欧洲的敌人”
雷兹里倒是看的格外清醒,“不管这里是车臣人的军火库还是头顶那栋楼的军火库,至少炸掉那个十字路口绰绰有余了。”
“现在的问题有两个,如果没有确定目标人物就在总统府,我们炸掉这里根本没有太大的意义。”
费申克顿了顿,“第二,房间外面那道防爆门到底能不能通往地表,如果能的话,就必须在准备炸掉这里之前,让队长他们及时的赶过来。否则我们所有人都要困死在这里。”
闻言,雷兹里也跟着说道,“如果那道防爆门没有通往外面,我们就只能回到电力室,远程引爆这里的爆炸物,然后原路返回撤走。”
闻言,卫燃和费申克全都沉默下来。
毫无疑问,如果原路返回,他们能逃出去的概率其实并不大——即便看似只要回到电力房穿过防爆门,最多找到佣兵加拉的尸体炸开头顶的井盖就够了。
可回到地表之后呢?
最起码卫燃无比的清楚,如果没有接应,想逃出格罗兹尼绝非易事——即便这些同伴远不是外面那些只剩下苏联红军影子的新兵菜鸟。
“这件事交给队长他们去考虑”费申克的声音打破了走廊里的寂静,“我们还是先移开防爆门旁边的那些货箱吧。”
闻言,卫燃和雷兹里各自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拉开包着铁皮的木门,猫着腰凑到了防爆门的边上。
留下雷兹里一人放哨,卫燃和费申克二人合力掀开落满了灰尘的苦布,随后各自抱起一个个交叠摆放的木头箱子。
这些箱子有大有小,有的装着的只是一些崭新的防毒面具,有的放着的却是各种大小尺码的老式衣服。甚至,还有些箱子里放着的,全都是一个个不同型号的收音机,乃至用铁皮罐头封装保存的饮用水。
毕竟身后不过50米的距离就有人呢守着,三人的动作自然是能小就小,生怕产生什么动静惊扰了外面人的注意。
就在他们三人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蚂蚁搬家的同时,远在地下通道的另一端,卡尔普和鲁斯兰两位队长也已经借着在食堂打饭的功夫,一边和周围的车臣士兵闲聊,一边收集着各种来自地表的信息。
只可惜,这些只言片语里,似乎并没有人知道那三位叛军的核心领导人在什么地方。相反,他们倒是总算搞清楚了配电室对面那些房间的作用。
按照那些身上带着些许古龙水香气的男女车臣士兵闲聊,他们都是那些演播室里客串的临时演员。
而他们表演的节目,基本上都是假冒一些俄军士兵,对着镜头后者录音设备,忏悔这场战争,又或者扮演车臣平民,控诉战争中俄军的暴行,讲述一个又一个被战争毁掉了家庭的故事,进而扇动兄弟姐妹们一起发动“胜战”,猎杀入侵家园的敌人云云。
不过,听他们的描述,那些演播厅里除了他们这些“客串演员”,似乎昨晚还从地表抓来了一些俄军溃兵,准备直播对他们的审讯。
“也不知道杜达耶夫或者马斯哈多夫先生会不会来这里发表一些振奋精神的演讲。”
卡尔普队长故意加大了声音,用车臣语朝着坐在对面的鲁斯兰期待满满的说道,“如果巴萨耶夫能来最好了,我做梦都想和我们的高加索之狼握个手。”
“如果他们三位中的任何一个人能来就满足了”
鲁斯兰同样期待满满的说道,“我已经受够了那些德国人和美国人了,还有那些自大的波兰人,他们简直比下水道里那些膨胀的浮尸还让人恶心。”
“那些波兰人确实让人讨厌”
隔壁桌那些“演员”中的一个车臣大胡子加入了话题,“不过那三位领袖恐怕没有时间来这里,他们现在都在指挥战斗呢。”
“你见过他们吗?”卡尔普立刻问道,“你的胡子可真漂亮,就像我们的高加索之狼的胡子一样。”
“谢谢!”
这个大胡子得意的顺了顺自己的胡子,“我就是学着巴萨耶夫先生留的胡子,不过我可没见过他们。”
“我还以为你见过呢”
鲁斯兰立刻失望的重新拿起了餐盘上的面包,“我还想听你给我们讲讲他的事情呢。”
“我虽然没见过巴萨耶夫先生,但我听说,马哈斯多夫先生曾经来过我们这里。”
这个车臣人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就在新年的那天,他似乎是从总统府过来的,专门过来见那些美国人,他们还在演播室里拍照了呢。”
“你没和他拍一张合影吗?”
鲁斯兰羡慕的问道,“如果我有机会和他拍一张合影,我一定要把照片挂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我可没机会和马哈斯多夫先生合影”这个大胡子车臣人遗憾的摇摇头。
“所以马哈斯多夫现在还在这里?”
卡尔普队长激动的问道,“我们或许可以找机会求他和我们一起拍张照片,我的孩子一直想...”
“你是蠢货吗?”
这个大胡子车臣士兵嘲讽道,“他早就离开了,就算他还在这里,又怎么会和我们拍照。”
“说的也是,唉!”卡尔普和鲁斯兰齐声叹了口气,语气中的遗憾和失望早已经溢于言表。
那个大胡子和同一桌的伙伴对视了一眼,随后敷衍式的说道,“等以后再见到他,我会想着通知你们的。”
“我都还没见过他们三位呢”卡尔普队长咂咂嘴,无论语气和表情,都充满了期待。
他们二人在食堂里套取情报的时候,卫燃三人也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忙碌之后,将堵住防爆门的货箱全都抬进了洗消室里,露出了被隐藏起来的防爆门。
然而,就在他们用找来的铁架子将一块苦布架在防爆门前面,并且仔细的清除了地面的痕迹的时候,他们来时的十字路口方向,却照过来几束亮光!
三人对视一眼,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刚刚去过的洗消浴室。
几乎就在卫燃关上房门的同时,一道光束也扫过了房门,那在即将扣合的门缝处一闪而逝的光亮,甚至还晃到了他的眼睛。
几乎前后脚,先一步躲进房间的雷兹里和费申克,也各自用一个装满了衣服的木头箱子顶住了房门。
“藏起来”
雷兹里说着,已经第一个穿过玻璃门,嘴里咬着那支怪模怪样的匕首,双手双脚撑着走廊两侧的墙壁,像个蜘蛛一样爬到了走廊的头顶,将后背紧紧的贴合在了天花板上。
相隔不到两秒钟,卫燃和费申克二人也各自钻进了挨着的两个一米见方的木头箱子里,将里面散乱堆放的一件件海魂衫盖在了身上,同时却也把眼睛凑到了这个板条箱的边缘缝隙处,而在他们的手上,却各自拿着一支对准半条箱的PSS微声手枪。
前后不到两分钟,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了距离这条通道尽头不远的位置。
“马里科夫,就只有这些了嘛?”其中一个士兵用卫燃听不懂的车程语问道。
“就这些了”
一个醉醺醺的声音用卫燃听得清清楚楚的俄语回到了前者用车臣语提出的问题,“夜视仪只有这么多,那些美国人只送来这么多。”
“马里科夫,用我们的语言回答我的问题。”
又一个声音压低了声音,用车臣语说道,“你不要命了!”
“有什么关系”
最先说话的那个人竟然也换上了俄语,“别废话了,快点带人过来把这些东西抬头!”
“让你的人手脚干净点”那个醉醺醺的声音说道,“不许偷拿任何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